纪念专辑 | 曲有源诗选

纪念专辑 | 曲有源诗选

  曲有源诗选——诗的纪念碑已显现碑文

水  在海里

水在海里

是什么地方

也不需要再去的样子

有时起伏有时摇荡

有时翻卷有时回旋但我

把这种种状态都叫作安稳

冲口而出是被称作泉的时候

如果曲折蜿蜒开始是溪

以后叫江也行叫河也行

集合以后整装待发

那就是湖了而我

把这一切复杂的经历

都归入一个档案

它叫海它是水的归宿

在它面前还谈什么渴望

激情曾经有过

消失在雷电之后

目的也曾经有过

消融在两岸之间

如今是海里的水

是什么地方

也不需要再

去的样子

北方无竹

北方不该无竹

无竹

月亮挂在哪儿

都不合适

无竹

风的来访也变得简短

有点儿敷衍了事

无竹

那把藤椅

便显得尴尬

紫砂壶时时刻刻

都在愁闷

无竹月下举杯相邀

杯口都不知说些什么

真不知竹子

因何如此感伤

由实心变成空心

宁肯让板桥先生植于

无土的宣纸上

也不来北方

让北方无梅就够狠的了

不该再无竹

无竹

只能让北方的雅士

守着竹做的笔筒

(那是她的艳骨啊)

了此一生

因为风的缘故

——用洛夫先生诗题

那一天

我告别你

枝条和手一起摆动

那也是

因为风的缘故

泪和雨

本来

是分别落的

也因为风

而混淆不清

最不知改悔的是那几片落叶

随脚步飘走之后

再也没有回来

墨水瓶

心是装墨水用的

通过瞳孔

汲进所有的黑暗

为了让光明

浸润一切

我守口如瓶

岁月采我

菊的皱纹悄悄开在脸上

也难怪

这季节

早已是人生的秋了

岁月采我时是不需要东篱的

而那神态

我相信

肯定要比有山可望

还悠然

我一直放心不下的

是那些

因早朽

而先亡的诗

也该有冢

那就把我

这朵被摘的老菊花

放在它的墓前

祭奠

夭折的灵感

苍天有眼

苍天有眼

只是不把琐碎的恩怨看在眼里罢了

苍天有眼

而且很大很深

苍天之眼以日月为瞳

不是说过眼云烟吗

只有苍天之眼才有那么大的过往

那地平线可因惊天动地而睁开过吗

那江河的泪腺汇聚成海可曾流出过吗

人漫长的一生

也不够苍天之眼

瞥一次的

最好是一无所有

眼前的这些东西

看了一遍的时候

不觉得在看

看了第二遍的时候

还想再看一遍

待到看了第三遍的时候

却不能再看了

虽然难过

是以后的事

世界上最难摆放的

就是自己了

放在一些记忆的后边

你要努力争取

放在一些记忆的前边

你又频频回首

待到把你放在记忆的中间呢

你又害怕

去面对记忆

有过一首歌

因为一无所有而嘶喊

其实

最好是一无所有

包括你自己

这个躯体

每当想起老朋友

无非是有时

用想一想

来代替访一访

彼此都活着不会引起什么震动

如今只不过是

想一想

想一想也就罢了

想也不是那种完整地想

想也不是那样费力地想

能想起什么就算什么

不必麻烦自己

一定要想出一个

什么结果来

如果结果还说有

也只能是那酒盅了

它像

盲人的眼眶

空空的

斟满时光

那离我出走的铅笔头

一个上午我都在惦念

那只找不到的

铅笔头

后来

终于在门口

发现了它

此刻一片悲悯之情

油然而生

看它短到如此模样

还能说什么

它生命的磨损

都是为了我的

诗句

能有深远的韵味

它的整个身体

都是由思想组成的

但我还是不能理解

它的出走

给我留下的

是一些什么启示

挑灯细看

昨日在路边捡来一句话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

归来挑灯细看

原来是四十五年前

我在上小学的路上

随意丢的

空悲切三个字

因为当时还不明白

便留在口袋里

今日翻出来

本想合在一起重新品味

不料那悲切二字

在情急时已经用了

只剩一个空字

  曲有源,生于1943年6月9日,吉林怀德人,祖籍山东蓬莱。1964年毕业于吉林省农机学校畜牧兽医专业,同年参加工作。历任伊通县伊通镇兽医站、马鞍公社兽医站助理兽医师。1970年8月至1971年8月在吉林大学中文系大文科学习。1971年8月任伊通县报道组记者。1972年起开始在《吉林文艺》、《长春》(《作家》前身)、《作家》编辑部从事文学编辑工作,历任《作家》杂志编辑、副编审、编审及诗歌组长。196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等。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2001年获中国文学最高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曲有源先生于2022年11月20日23时59分在长春因病逝世,享年79岁。

  曲有源先生从事文学编辑工作三十余年,一直担任《作家》杂志的诗歌编辑工作,亲历和见证了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历程,发现并推举了大量青年诗人的优秀诗作。他把自己宝贵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诗歌写作探索和文学编辑事业。

  来源:《作家》杂志社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

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